快速赛车开奖查询
今天是:
您當前位置:首 頁<<民進會史

一次在京難忘的記憶

作者: 發布時間:2015-07-07 訪問次數: 次 字體:【

  ——寫在中國民主促進會成立70周年之際

   

  1996年的上半年,民進中央宣傳部和研究室共同向全國發起一次“學習鄧小平精神文明理論征文”活動,以期在全國民進組織內部積極倡導精神文明理論的建設,并決定當年的秋季在北京舉辦優秀論文的頒獎活動。

  接到“征文”通知后,民進貴州省委宣傳處動員并組織一次研討會,鼓勵廣大會員積極參與這一活動。作為加入民進才兩年時間的新會員,我也參與了整個征文活動的全過程。省委宣傳處經過兩個多月的準備,最后從會員的來稿中遴選7篇文章報送會中央參評。九月中旬會中央發來通知,只有我寫的《弘揚傳統文化是重建精神文明的一大重任》入選并被評為優秀論文,要求省委由一位分管領導和入選作者在10月20日前進京參加研討會并領獎。

  當時帶隊的領導是龍長啟同志,記得我們乘坐一天多的火車,到北京的時候已經是開會前一天晚上的10點過鐘了。會中央研究室負責接待的寧永莉同志到站接車,將我們接到鼓樓附近方磚廠胡同辛安里的會中央住地。我們下車來到一間不大的客廳暫時休息。剛放下手中的行李,寧永莉又張羅廚房里的師傅為我們做吃的東西。我們叫她也休息一下,她卻對我們說:“到了這里,就等于到了民進自己的家,千萬不要客氣。”回想起當時的情景,心里真的非常溫暖。休息的時候,我特意觀看客廳中央上方掛著的一幅巨大彩色照片,上面坐著相互交談的是三位慈祥、親切與平和的老人。中間那位正是我國著名的佛教領袖,民進的創始人之一趙樸初。趙樸老的左右兩旁也都分別是我國會內著名的民主人士,一位是著名的作家冰心,另一位就是當年南京“下關慘案”的主要成員之一,時任民進中央主席的雷潔瓊。他們都是我仰慕已久的人物,過去一直是在課本里才有所了解。我當時在想,如果這次來北京能親自見到他們當中的任何一位,那都將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福。我們在吃飯的時候,寧永莉介紹說:趙樸老在住院。雷主席的身體也不太好。遠在上海的冰心老人,健康狀況也不太好。我馬上意識到,自己的愿望也許只是一個奢望了。

  10月20日到23日,研討會如期在當時的富陽賓館召開。除了大會發言外,在小組討論會上,大多數與會者都緊緊圍繞鄧小平精神文明理論展開。由于會員們大多來自工作第一線,所以代表們的發言十分精彩,給我的觸動也很大。輪到我發言時,我還是以自己的論文范圍為話題,進一步展開談到弘揚傳統文化在建設精神文明中的重要性。因為我們是一個擁有五千年不斷文化的文明古國,不管我們建立什么樣的社會主義精神文明,都不可能割裂我們綿延千年的文化血脈。優秀的傳統文化不僅是我們的發展動力,而且還能提供我們源源不斷的精神營養。沒有想到,自己的發言贏得了大家的贊同,令人耳目一新。我記得自己剛發言完,坐在我身邊作記錄的民進中央研究室的劉增祝同志就對我耳語道:“以后多加聯系。我是孔子學會的執行秘書。歡迎你寫稿。”他還在后來吃飯的時候向我談了許多有關傳統文化的想法。遼寧代表喬成果接過我的話題發言說,如果讓他選擇自己的生活時代,他愿意生活在中古時期的新疆或是中亞地區,因為那是中國文化和西方文化相交的時代,令人向望。討論還在進行,一位跟會采訪的《中國經濟時報》記者黃鐘來到我身邊,約我會后在賓館住處做一個專訪。后來我們還成了好友,多年保持通信聯系。沒想到大家對弘揚祖國傳統文化有如此之高的興致,這不僅讓我激動和興奮,而且也深感有一份不可推卸的責任。

  在北京富陽賓館舉行研討會的時候,我們得到一個重要消息:就在幾天前,中共中央召開了十四屆六中全會。會議的主要議題之一就是要加強精神文明建設,強調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要兩手抓,兩手都要硬。據會中央領導介紹,黨中央在會前聽取了各民主黨派的意見和建議,因此在六中全會的報告里,民進中央主席雷潔瓊的意見和建議也都有所采納。由于處在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歷史時期,當時精神文明建設并不像今天這樣具有廣泛的社會共識,更不用說弘揚傳統文化了。所以六中全會的召開,無疑給我們的研討會帶來極大的鼓舞。研討會期間,會中央還專門安排一些聯誼活動,組織大家去參觀天安門城樓。通過幾天的學習、研討和交流,不僅拓寬了同志們的視野,而且也增進了全國基層會員的友誼。

  研討會最后一天的上午,會上傳來一個令人驚喜的消息:由雷潔瓊主席帶領的會中央領導們要到會上來看望我們。除了雷主席外,其他成員有副主席陳瞬禮、楚莊、葉至善、鄧偉志,以及剛當選中央常委的王立平同志。我清楚地記得,雷主席在大會發言之前,首先轉告了正在住院的趙樸初對大家的問候。再接下來的發言中,她特別強調了這次研討會和剛召開的中共十四屆六中全會有關精神文明建設的重要性。已經91歲的雷潔瓊雖然個頭不高,但她講話時的聲音卻很洪亮。雷老風趣地開玩笑說,自己從來就不會小聲說話,一句話把大家給逗樂了。雷主席和其他領導相繼講話之后,接著就是頒獎儀式。當時除了頒發獎狀而外,最令我滿意的獎品就是獲得一本至今還在使用的《現代漢語詞典》。大會頒獎之后的休息時段,全體人員準備到賓館前合影。而我們也有機會利用這段時間,近距離和會中央的幾位副主席暢談工作和交流思想,并與他們一起合影留念。記得在賓館前全體人員合影完畢之后,全國的民進會員都紛紛拿出自己的相機,爭著想和雷老單獨留影。我也拿出相機,幫其他沒有相機的會員拍照。由于單獨拍照的時間很倉促,加之雷老年紀很大不能久呆,所以大家照完相之后,雷老就被工作人員攙扶著要上車離開了。見此情狀,我心想與雷老合影可能已經沒有機會了,因為所有的人都在等著與雷老道別呢。然而沒有想到的是,雷老卻站在原地一動不動。我知道她這是在等我最后與她合影。我快步走上去,雷老微笑著握住我的手,然后將臉轉向鏡頭,留下了這張珍貴的影像。

  當年的交通和資訊遠沒有今天這樣發達,見個面和相互問候一聲也不是什么難事。至因為如此,當時大家都非常珍惜那樣一次際遇,會員們也覺得在京幾天建立起來的友情是無比真誠的。我們心里都知道,這次告別之后,也許今生今世就再難有見面的機會了。每當告別的車載著其他會員們即將駛出賓館大院時,我們知道又有同志要踏上返回的路程了,這時暫時未走的會員都會出來相送一程。山西的會員沈其晏臨走的時候握著我的手說:“我們越來越老了,中國今后的民主事業要靠你們!”遼寧的喬成果也抓住我的手說:“小伙子好好干!前途很好。”

  回想起十八年前那個北京的秋天,四天的時間雖然不算太長,但它留給我的記憶卻是那么深刻,那么令人難以忘懷。

  (2014年夏日于秋水齋 胡振環)

  (右一)作者與時任民進中央主席雷潔瓊合影

   

快速赛车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