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赛车开奖查询
今天是:
您當前位置:首 頁<<參政議政

左定超委員:"啃下"農村貧困老人保障難"硬骨頭"

作者: 發布時間:2018-03-12 訪問次數: 次 字體:【
左定超委員:"啃下"農村貧困老人保障難"硬骨頭"

左定超委員:"啃下"農村貧困老人保障難"硬骨頭"

人民政協網北京3月4日電(記者 高志民) 在脫貧攻堅中,農村貧困老年人不僅占貧困人口的比例較大,而且條件較差、基礎較弱,是需要下大力解決的“硬骨頭”。左定超委員告訴記者,抽樣調查發現,有52.14%的農村貧困老年人主要是依靠低保作為生活來源,36.91%主要依靠子女供養的,14.95%主要依靠自己勞動獲得收入。55.57%的農村貧困老年人患有心腦血管疾病、糖尿病、慢性呼吸系統疾病等慢性疾病,其中,有26.13%的老人花費月收入的五分之一以下用于慢性疾病治療,21.39%的老人花費月收入的二到五成用于慢性疾病治療,7.95%的老人花費月收入的一半以上的用于慢性疾病治療。農村貧困老年人中,與子女同住的老人占55.67%,無人照料的貧困老人對農村養老保障能力提出了較高要求。農村貧困老年人中,近三成貧困老年人生活不能自理。

據他介紹,目前,地方政府助推農村貧困老人脫貧攻堅中養老保險的保障水平低,迫使低保救助走上前臺的困境。以貴州為例,2016年農村居民基本養老保險月人均養老金僅有79.28元(僅能購買30斤大米加一斤菜油),只相當于2016年全省企業離退休人員月平均養老金2250元的3.5%、全省城鎮單位從業人員月平均工資4866.5元的1.6%。

"家庭養老功能弱化,社會養老補充力量不足。"左定超繼續以貴州為例分析,2014-2016年老年撫養比從14.72%上升至了15.31%,短短兩年就提高了0.59個百分點,負擔加重與傳統孝道文化的淡化使得子女贍養父母的家庭養老功能大幅降低。此外,大量外出務工的年輕人將第三代交給老年人撫養,老人不僅要養活自己,還要照顧孫輩,負擔比一般農村貧困老人更重。

“沒錢看病”依然是農村貧困老人的主要顧慮。左定超說,盡管貴州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參合率達到98.9%,新農合政策范圍內住院費用報銷比例達75%以上,重特大疾病保障實現全省覆蓋,但對進入暮年的貧困老年人來說,醫療費用支出仍是一筆隨年齡增長變得越來越重的經濟負擔。據抽樣調查統計,有53%的患病老年人藥費支出占其總支出的20%以上,14%的患病老年人藥費支出占其總支出的50%以上。產業扶貧對老人的幫扶作用有限,政策兜底沒有側重且保障水平不高。高齡老人逐步喪失了勞動能力,難以參加扶貧發展項目,僅依是靠低保補差兜底和養老金生活,保障水平十分有限。

左定超建議,要加快在貧困地區實行基本養老金中央調劑制度增加中央財政對貧困地區農村養老基金的轉移支付力度,對不同年齡段的農村貧困老人實施差異化的基本生活標準,有針對性的提高高齡貧困老人的低保資助水平。支持建立貧困人口醫療保障基金補貼制度,確保大病貧困人口醫療總費用補貼達到90%,慢性病貧困人口醫療總費用補貼達到95%,擴大貧困人口大病救助的病種范圍,切實解決農村貧困人口“因病致貧、因病返貧”的生活難題。加快推動城鄉醫保并軌,在貧困地區建立統一的政策參保繳費和享受待遇,讓農村老年人能夠更加公平地享有基本醫療保障權益。

"對于有意愿進入敬老院養老的農村貧困老年人,允許地方政府將其低保、高齡補貼、養老金等資金整合為其繳納敬老院養老費用。"左定超進一步建議支持目前特困人員供養機構的功能從面向“三無”人員的特定對象,在設施建設、功能完善和人員配置上擴展成為當地養老服務中心,發揮輻射服務作用,允許空巢、獨居老人、一般老人有償進入養老。

 


左定超委員:推進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立法

 

來源:民主與法制時報

本報訊(記者 周頔)全國政協委員、貴州省政協副主席左定超在全國兩會期間提出,要推進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立法,村企一體、政經不分狀況,積極探索建立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的法律制度,完善規范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的產權制度。

  《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指出,要保障農民集體經濟成員權利,積極發展農民股份合作,賦予農民對集體資產股份占有、收益、有償退出及抵押、擔保、繼承權。左定超談道,為落實這一精神,需要按照全面依法治國的要求,通過立法完善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的產權制度,保障農民集體經濟成員權利。

  “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發展情況,絕大部分是過去‘三級所有,隊為基礎’的人民公社體制下‘生產大隊’的延續,屬于社區性合作經濟組織,法律地位模糊、村企不分,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發展乏力。大多數的村因為沒有農村集體經濟組織而為村委會替代,普遍出現‘政經不分’的現象。”左定超介紹。

  他認為,這種村企一體、政經不分的局面對集體經濟發展造成嚴重弊端。不僅模糊了村集體經濟組織的經濟法人地位,難以施展手腳發展經濟,還不利于所有權與經營權的分離,充分保障集體經濟組織成員的權利,充分實現村委會監督管理的職責。滋生了化公為私的腐敗現象,侵害了農村集體經濟成員的合法權益。除此之外,村支兩委的干部兼代管理集體經濟還不利于吸收有能力的懂經濟的管理人才,使村集體經濟組織的發展嚴重受阻。

  為此,他建議積極推進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立法,比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民專業合作社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的有關原則,制定出臺《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法》。通過立法,明確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的性質、地位、財產范圍、登記設立、股份劃分、配置、轉讓、收益分配、經營模式、決策程序、管理制度等。

  其次,要明確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的注冊登記部門、登記程序、成員爭議處理程序和處理部門。結合農村集體資產確權工作,準確量化農村集體經濟組織財產,清產核資,明確可以落實到戶的集體資產股份范圍。應將農村集體土地所有權及其收益、農村集體所持有的企業與非企業股權、公益性項目與基礎設施項目等全部納入集體資產股份范圍,并按適當原則以股權形式落實到戶,使農民變成“股東”,并依法享有參與決策管理、收益分配、股權轉讓的股東權利。

 

 

   

責編:莫選蘭

快速赛车开奖查询 兰斯 股票绿色和红色代表什么 万能四码的运用技巧 圣彼得堡最赚钱行业是 快三猜大小单双技巧 麦久3d试机号 psv游戏排行 麻将老虎机技巧视频 博亚彩票怎么样 江西今天快三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