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赛车开奖查询
今天是:
您當前位置:首 頁<<社情民意

博士會員建議——貴州城鎮化推進與民族地區古村落保護

作者:貴州財經大學 譚平 發布時間:2017-03-28 訪問次數: 次 字體:【

貴州民族村寨步入城鎮化進程是我國社會和經濟發展的必然要求,對中國社會的轉型具有積極促進作用,但這一進程中,貴州民族地區古村落的生態環境與傳統文化遭遇了嚴重破壞,這是一個值得社會各界人士關注和思考的重要問題,也需要各級政府相關部門加強對古村落的保護,尤其是對古村落保護的宣傳力度,制定具體的保護措施,整合各種社會資源,平衡城鎮化推進與古村落保護之間的矛盾。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保護貴州民族地區的古村落,就是保護中華傳統文化的根脈。讓優秀的民族文化得到有效保護,是實現貴州民族地區新型城鎮化的主要目標之一。

 

一、 貴州民族地區城鎮化進程加速

我國自改革開放以來,經歷了工業化和市場經濟的高速發展階段之后,迎來了城鎮化的高速發展,城鎮化率從1978-2011 年的17. 92% 提升到了2014年的54. 77%,城鎮人口也從1. 72 億增加至6. 9億,城鎮化進程不斷加快。這一背景下,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2014-2020年)》出臺,明確指出我國要走新型城鎮化發展的道路,其終極目標是實現人的城鎮化,關照人的精神世界和物質世界,關照人類社會與自然界的和諧共生。這就要求貴州民族地區古村落注重經濟發展的同時,更要關注環境保護和文化傳承。

貴州民族地區在國家大政方針的指引下,也逐步步入城鎮化進程,雖說相比中、東部發達地區,城鎮化進程還有相當大的差距,但也取得了很多方面的長足進展,如馬路修到了村寨門口,交通便利了很多;新型的農業耕作技術引入村寨,勞動效率得到了大幅度提高;現代化通訊工具,如手機、互聯網、微信等逐漸為村民所使用,方便了村民的日常信息傳遞和與外界的信息溝通。新時期的四化(農業現代化、工業化、信息化和城鎮化)要求貴州民族地區古村落盡快轉型,從傳統的農耕社會步入新的成長階段,實現歷史性跨越。在工業化和信息化的基礎上,農業現代化不斷普及和推廣,加之經濟發展和信息技術的擴張,貴州民族村寨人口不斷向城鎮、城市轉移,傳統的村寨空間格局在城鎮化浪潮下慢慢支離破碎,其居住史、生活史、發展史在開始被慢慢改寫。

 

二、古村落在城鎮化進程中面臨多重危機

不斷推進城鎮化進程的同時,不可忽視的一個現象就是古村落數量在不斷減少。相關研究數據表明,中國目前有230多萬個自然村莊,但傳統古村落數量卻不足3000個。城鎮化進程中,一座座新城如雨后春筍般不斷冒出,與此同時,承載著中國優秀文化、民族民間傳統的古村落卻在慢慢走向衰落,淹沒在現代文明與城鎮化的浪潮之中。貴州民族地區的古村落也面臨著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文化傳承之間的多重矛盾和危機,主要表現為以下三點:

(一)古村落空心化、傳統民族民間文化后繼無人

貴州民族地區的古村落,大都具有悠久的歷史,有一整套獨特的村落內部管理機制,如侗族的“款”。村民世代依山傍水而居,過著悠閑自在的生活。這些村寨的歷史可以追溯至明清時期,有著獨特的姓氏和家族文化特征,在農耕文化期間,發揮著重要的示范作用。但是,隨著工業化的到來,科技和信息的影響力度不斷擴散,城鎮化不斷推進,城市開始吸引和吸納越來越多的古村落人口,很多青壯年選擇去了就業機會更多的城鎮,傳統的古村落里留下來的多是老人和孩子,村子里的田地開始荒蕪,古村落文化也面臨著消亡的危機,像侗族大歌、行歌坐月一類的傳統文化,會的年輕人越來越少,面臨著后繼為人的尷尬處境。這些外出謀生的年輕人,大都只會在春節期間回家、又于節后匆匆返城,古村落里大半以上的光景只有留守的是老人和兒童,呈現出一片孤單、敗落、暮氣沉沉的景象。由于長期無人居住,古村落缺少人氣和煙火的熏烤,民居開始腐朽和坍塌,古村落保護困難重重。古村落空心化不僅存在于貴州民族地區,而是具有全國性的普遍性問題。從古村落文化保護和發展來說,人口向城鎮的流動導致的不僅僅是物質遺產的消失,其風俗、信仰、飲食、傳統手工藝等依附于古村落原住民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也面臨著嚴峻的威脅。

(二)城鄉邊界模糊,空間獨立性被打破

貴州民族地區的古村落在選址和修建上方面大都具有建筑學和風水學方面的意義,難于被現代建筑模仿和超越。其村落選址往往與山川、河流有機聯系在一起,形成完整的社會-生態系統,并具有建筑方面的美學意義——傳統的古村落內青山環繞、綠水潺潺、生機盎然,自有一派“綠樹村邊合,青山郭外斜。開軒面場圃,把酒話桑麻”的田園風光。而在城鎮化推進過程中,通往民族村寨的交通便利了,城鎮和村落之間的界限越來越模糊,傳統古村落的獨立空間被打破,村民有外出打工發家致富者,也開始對家中的古民居進行改造。鋼筋混泥土建筑、鄉村小洋房等慢慢出現在古村落中,造成了感官上的不和諧,現代建筑與傳統建筑之間的強烈反差,破壞了古村落原有的自然、淳樸、和諧之美。

(三)夾縫中的艱難生存

貴州民族地區古村落之所以能夠長久延續下來,其賴以生存的基礎就是傳統的農耕文化。日益嚴峻的空心化問題,使得古村落喪失了基本的勞動力,傳統農耕文化受到嚴峻的威脅,土地荒蕪面積越來越大,而城鄉邊際的打破,使得現代先進的科學技術伴隨著城鎮化進程進入古村落,這雖能在一定程度上緩解村落的勞動力危機和土地危機,更多的卻是給古村落造成了環境危害,如水資源污染、綠地面積減少、空氣質量下降一系列環境問題。這完全有悖于新型城鎮化要關注人與環境關系、實現綠色發展的目標。貴州民族地區古村落的生存和發展面臨著雙重危機,一方面傳統的農耕文化因勞動力缺乏的因素在消失,另一方面現代化的科學技術在推進城鎮化進程時,給古村落帶來了深層次的環境危機。古村落的保護和發展面臨多種制約因素,處于在夾縫中求生存的艱難境地。

 

    結語:值得思考的一個問題是——貴州民族地區古村落失去賴以生存的經濟基礎和傳統文化,再談保護古村落的實際意義又是什么呢?

 

快速赛车开奖查询 红单来了赚钱吗 股票融资N配资杠杆 新疆时时开奖结果一 捕鱼达人4破解版无限金币 快手上卖什么东西赚钱 牌九双天至尊 幸运飞艇6码倍投 动物狂欢多人版开奖图 赚钱不养台独 游戏加速器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