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赛车开奖查询
今天是:
您當前位置:首 頁<<會員風采

致敬新詩百年,民進首部新詩讀本問世

作者: 發布時間:2019-03-27 訪問次數: 次 字體:【

新詩百年,以夢為馬,1918—2018,中國新詩走過百年羈旅,度過百年誕辰。回到時光深處,在中國新詩的百年歷史上,作為以教育、文化、出版為主界別的中國民主促進會自然不會缺席,尤其是以葉圣陶、鄭振鐸、冰心、趙樸初、柯靈、陳蘆荻、唐湜、趙麗宏等為代表的民進詩人,為中國新詩的興起與發展也有著巨大的貢獻!

在民進詩人的支持下,歷經一年多時間征集、編選的《中國新詩百年民進百名詩人詩選》,于2018年12月由開明出版社正式出版發行。該書按“百年百人百首”體例,選入了100位民進詩人的100首精美詩歌。


民進詩人有哪些佳作,請跟隨小編先睹為快吧!

 

百年為契,開啟新詩復興之路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曾經驕傲一時,也熱鬧一時的中國新詩,隨著生活快節奏和市場經濟潮流的到來謝幕了,隨著詩歌盲目過熱的“探索”與“怪招”迭起消沉了。緊接著,那些曾經熱衷于詩歌青睞于詩歌的人們被迫(或者由于一直不夠堅定,或者生活不再允許)走進了消沉時期。當然,至于那些急功近利,自命為詩歌代言人,時刻在打著詩歌主意的人更不用說了,無功可急無利可近,他們早就溜之大吉,做了鳥獸散。

眼下,隨著網絡的興起與發達,詩歌似乎又隨時隨地滿大街地興盛了起來,尤其是微信群朋友圈,新詩舊詩此伏彼起,熱鬧煞是非凡。但靠得近處,仔細端詳,又是良莠不齊,泥沙俱下。總之,如無首群龍,如脫韁野馬,四海縱橫,五花八門,還是叫人難以看到什么前景和希望。看來,詩歌之“昨日黃花”的命運恐怕不是一時半會兒能改變得了的。

一個漫長而艱難的過程,在等待著立志振興詩歌的人們。

新詩也好,舊體也罷,真正的詩歌虔誠者是不愿接受詩歌失敗的慘痛命運的,詩人們時刻準備著“東山再起”。悲情時刻,是沒有太多選擇的,詩人們現在的任務與主題是堅持和做好偉大復興的必要準備。

時間進入2018年,恰逢中國新詩百年,我想這或許就是一個契機!

2018年9月21日上午,中國新詩百年紀念大會在北京大學舉行,來自國內外的詩人、學者,出版界、傳媒界代表以及北大師生300余人參加大會。

北京大學校長林建華在致辭中指出,北京大學作為中國新詩的發祥地,伴隨著新詩走過整整一個世紀,推動新詩從無到有、從稚拙到成熟的偉大蛻變。2018年是中國新詩的百年紀念之年,他希望能夠在新詩的百年傳統中不斷汲取守正創新的精神滋養,并表示北京大學將繼續秉承“常為新、敢為先”的精神,扎根中國大地,踏實做好學科建設和人才培養,為新時代中國新詩的發展和民族文化的創新與繁榮貢獻北大力量。

北京大學中國詩歌研究院院長謝冕回顧了新詩誕生、發展到日臻成熟的歷程。他指出,正是因為有了白話寫作的自由體新詩,中國人實現了與世界詩歌“對接”以及通過詩歌自由表達現代人情感的百年夢想,一代代中國詩人也通過新詩創作,為民族的覺醒與解放、文化的改革與發展作出了巨大貢獻。他勉勵當代詩人和學者,在堅守詩歌本原的同時,開創中國詩歌紛繁多彩的多元格局,推動中國詩歌邁向偉大復興的新時代。

中國新詩是五四新文化運動的產物,以1918年1月《新青年》雜志發表胡適、沈尹默、劉半農等人的首批“白話詩”,以及胡適《嘗試集》的誕生為標志。相對于舊詩傳統,新詩通過變革漢語,完成了一次真正意義上的“詩界革命”。

見證中國新詩誕生的《新青年》以及胡適(《嘗試集》)、郭沫若(《女神》)、冰心(《繁星》)、康白情(《草兒》)、徐志摩(《志摩的詩》)等詩人的早期新詩集,至今仍如紅燈高照,熠熠生輝。一百年來,中國新詩與中國人的百年命運息息相關,與現代中國人的生活、情感、思維有著內在的緊密關聯,早已成為中華民族文化傳承中重要的精神財富。

在中國新詩一百年的發展歷程中,作為以教育文化出版為主界別的中國民主促進會自然不會缺席,尤其是以葉圣陶、鄭振鐸、冰心、趙樸初、柯靈、陳蘆荻、唐湜、趙麗宏等為代表的民進詩人,為中國新詩的興起與發展也有著巨大的貢獻!

 

先后擔任過民進中央副主席、名譽主席的中國詩人、現代作家、翻譯家、兒童文學作家冰心,曾經在她的一篇回憶文章中寫有這么兩段話:

五四運動的時候。我還在大學預科,新文化的高潮中,各種新型的報刊多如雨后春筍,里面不但有許多反帝反封建的文章論著,也有外國文學的介紹批評,以及用白話寫的小說、新詩、散文等。在我們求知欲最旺盛的時候,我們在課外貪婪地閱讀這些書報,就是在課內也往往將這些書報壓在課本底下,公開地“偷看”,遇有什么自己特別喜歡的句子,就三言兩語歪歪斜斜地抄在筆記本的眉批上。這樣做慣了,有時把自己一切隨時隨地的感想和回憶,也都拉雜地三言兩語歪歪斜斜地寫上去。日子多了,寫下來的東西也有相當的數量,雖然大致不過三五行,而這三五行的背后,總有些和你有關的事情,看到這些字,使你想起很親切很真實的情景,而舍不得丟掉。

這時我偶然在一本什么雜志上,看到鄭振鐸譯的泰戈爾《飛鳥集》連載(泰戈爾的詩歌,多是采用民歌的形式,語言美麗樸素,音樂性也強,深得印度人民的喜愛。當他自己將他的孟加拉文的詩歌譯成英文的時候,為要保存詩的內容就不采取詩的分行的有韻律的形式,而譯成詩的散文。這是我以后才知道的。《飛鳥集》原文是不是民歌的形式,我也不清楚),這集里都是很短的充滿了詩情畫意和哲理的三言兩語。我心里一動,我覺得我在筆記本的眉批上的那些三言兩語,也可以整理一下,抄了起來。在抄的時候,我挑選那些更有詩意的,更含蓄一些的,放在一起,因為是零碎的思想,就選了其中的一段,以繁星兩個字起頭的,放在第一部,名之為《繁星集》。

這里雖然談的是冰心當年如何進入新詩創作的,但實際上也見證著冰心,見證著中國民主促進會發起人之一、著名作家、詩人、學者、文學評論家、文學史家、翻譯家、藝術史家、收藏家、訓詁家鄭振鐸對中國新詩的貢獻。

先后出任過教育部副部長、出版總署副署長、人民教育出版社社長和總編、中華全國文學藝術界聯合委員會委員、中國作家協會顧問、中央文史研究館館長、民進中央主席、全國政協副主席的現代作家、教育家、文學出版家和社會活動家葉圣陶,1921年9月,應上海中國公學代理校長張東蓀和中學部主任舒新城的邀請,到中國公學中學部教國文,同時應邀的還有劉延陵和朱自清。他們三人都寫新詩,于是就有了創辦《詩》月刊的想法。1921年10月18日至20日連續三天,上海《時事新報》副刊《學燈》刊登了葉圣陶寫的《〈詩〉的出版的預告》,形式很特別,是用一首短詩寫成的:

舊詩的骸骨已被人扛著向張著口的墳墓去了,

產生了三年的新詩還未曾能向人們說話呢。

但是有指導人們的潛力的,誰能如這個可愛的嬰兒呀?

奉著安慰人生的使命的,誰又能如這個嬰兒的美麗呀?

我們擬造這個名為《詩》的小樂園做他的歌舞養育之場,

疼他愛他的人們快盡他們的力來捐些糖食花果呀!

《詩》月刊1922年1月創刊,1923年5月停刊,在將近一年半的時間里共出了兩卷七期(第一卷五期,第二卷兩期)。也就是葉圣陶在甪直主編的這個《詩》月刊,成了我國新詩史上第一個新詩刊物。從此,處在“篳路藍縷”時代的新詩有了真正屬于自己的刊物,新詩發展史揭開了新的一頁。

曾任中國佛教協會會長、民進中央名譽主席、全國政協副主席的趙樸初是個大詩人,常以詩表達胸臆,他寫下的詠茶詩,有感而發,意境深邃,詩味、茶味、禪味渾然一體。曾參與發起成立中國民主促進會,后被選為中央常委的中國電影理論家、劇作家、評論家柯靈,以敘事詩《織布的女人》而步入文壇。1950年4月當選為民進中央候補理事,1979年當選為民進中央委員,逝世前還擔任民進中央參議委員會委員的暨南大學中文系教授陳蘆荻,出版的詩集主要有《桑野》《馳驅集》《遠訊》《旗下高歌》《田園新歌》《海南頌》《蘆荻詩選》《荻花集》等。民進成員、“九葉派”詩人之一唐湜,出版的詩集主要有《騷動的城》《飛揚的歌》和歷史敘事詩《海陵王》等。

曾任全國政協委員、民進中央委員,現任上海市作家協會副主席、《上海文學》雜志社社長的趙麗宏,著有詩集《珊瑚》《沉默的冬青》《抒情詩151首》等,散文集《生命草》《詩魂》《愛在人間》《島人筆記》《人生韻味》《趙麗宏散文》等,報告文學集《心畫》《牛頓傳》及《趙麗宏自選集》(四卷),共60余部。另有文學評論、電影文學劇本多種,還有十余篇作品收入中國和新加坡語文教材,是作品收入教材最多的當代作家。

可見,民進的詩人始終是與廣大詩人站在一起,與新詩及新詩的繁榮與發展,始終同呼吸、共命運的。

新詩百年,百年紀念。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中國新詩也進入了新的時代。我相信,我們民進的詩人們,正信心滿滿地希望與廣大詩人們一道,為弘揚中國精神、凝聚中國力量,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貢獻“詩歌力量”。

(本文原載《民主》雜志2019年1期)

快速赛车开奖查询